搜索

明星真人秀背后:片酬占比达75%?总局发文制约作用有限 片酬|发文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61|回复: 3
发表于 2016-8-31 10:12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,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[摘要]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资本市场的问题没有解决,明星高片酬其实很难控制。但愿像湘人李说的那样,明星上综艺节目前前后后的各种乱象,可以得到“舆论先行,措施后到”的管控,而非最终沦为“上有政策、下有对策”的尴尬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原标题:依然火热的明星真人秀背后
这几天关于明星片酬的谈资又成了热门话题,向来主打明星牌的综艺节目自然也在讨论之列。
“感觉整个(综艺)行业都在给明星打工!”某真人秀制片人一上来就向记者哭诉,现如今很多投资方、冠名商对节目的第一评估要素都是明星——短短几年,真人秀明星的片酬占节目制作成本的比例甚至已经从40%飙升到了75%。
有人将明星视为综艺节目取胜的万金油,也有人认为是行业的魔咒,但实际上,明星和综艺节目之间的关系又岂止是一个数字那么简单:你以为“天价”片酬真的都能落入明星口袋?你觉得节目组花了钱和时间邀请到了明星,就算真正搞定了他们?图样图森破!这里面狗血故事多着呢,且听记者慢慢分解……
PART1 明星片酬狂涨,可以占到节目制作成本一大半
“我的项目,现在第一标准不是追逐现象级综艺,而是将明星片酬比例压在50%以内。”综艺制片人李欣告诉记者——这一句话,或许只有圈内人才能体会其中的酸楚。
关于“漫咖啡PPT神兽”的段子依旧在上演着,综艺圈的朋友聚在一起谈论最多的还是:如何做到不把钱砸在明星片酬上。
真人秀明星片酬一年高过一年,价码神兽榜一年一换
明星片酬以及其在综艺节目制作费中占比一涨再涨,这点从前两年腾讯娱乐出品的娱乐白皮书中已有明确体现。2014年,明星片酬占节目总制作费的比例,还是能够控制在50%以内的。其中,天价综艺最典型的例子无疑是投资2.1亿的《造梦者》,除了姜文一人拿走4500万片酬,姚晨、刘嘉玲均给了北京卫视总监徐韬面子开出了友情价。

62.jpg

62.jpg

根据腾讯娱乐2014年白皮书显示,明星的天价综艺片酬现象已突显
2015年,“小鲜肉”抢占综艺市场,张艺兴、鹿晗、马天宇、井柏然、陈伟霆成为真人秀新宠,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我是歌手》(观看)、《跑男》(在线观看)等热门综艺,已然站在制作成本不足总成本一半的悬崖边,甚至有“按天计算”的明星片酬报价单出现:超级奶爸L450万/天,极限帮成员S300万/天,一线女星F甚至按分钟收费,6万/分钟……某明星经纪人跟记者笑侃:“拿不到1.5亿投资的制作团队就别跟我谈。”
2016年,明星贫富差距逐渐拉开,在综艺节目明星片酬居高不下的大环境下出现了几大梯队:第一梯队除了既有人气也有实力,话题回报率也高的圈内实力大牌,如范冰冰、周杰伦,拥有庞大粉丝群的当红小鲜肉,如鹿晗、王凯,因为今年奥运年再加上自身话题性,刘翔也跻身其中。第二梯队则是娱乐圈“不老之身”,他们圈内地位高、对综艺节目要求也高,人气和话题同第一梯队不相上下。第三、四梯队是经常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,综艺效果好,观众缘佳的明星,价格也相对低,可谓性价比很高。

63.jpg

63.jpg

根据媒体公开资料得出的2016年综艺节目明星身价的大致梯队区分
明星被分三六九等,梯队不同价码不同
明星片酬的标准到底是什么?凭什么张嘴就可以报价几千万,他们报的价格市场会认可吗?其实作为节目制片方他们也有自己的标准。
亲子节目艺统总监高娟告诉记者,她手里有一个非常详细的娱乐圈艺人名单,上面不仅有梯队排行,还有艺人类型、粉丝黏度等系统分类,“我会将明星分成很多部分,上过真人秀和没有上过真人秀的,适合夫妻情感类以及亲子类的,还有挑战类、音乐类、导师类、喜剧类、小鲜肉、老腊肉等。”
分类不同、梯队不同,价格自然也就不同,“咖位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标准,请来姜文、葛优、刘德华一定就是梯队塔尖,但这些艺人不一定有钱就能找来,在节目创意过关的情况下,花钱请来一个绝对一线,至少在冠名和投资上占了先机,”高娟表示。
高娟接着说道:“综艺首秀也是一个高价标准,赵雅芝、林青霞、姜文、冯小刚等这类明星的首秀是片酬的最高点,除了砸钱还要看节目类型、气质是否同艺人匹配。”
当红辣子鸡也是真人秀哄抢对象之一,但他们的片酬波段并不稳定,“去年可能15万,一夜走红能飙到50万,但持久性不强,多上几档真人秀价值被分流,片酬价格也会回流。”
还有一种明星价格偏高的原因就是极限行为,“让明星(在节目里)做一些不擅长的事,或者接受一些颇具挑战的项目,明星的报价也会高些,比如当年张柏芝上跳水节目一期七位数起价,放在当年已经属于天价了,而同年她上了一档亲子节目片酬就低很多。”
特殊时段、特殊背景也会影响艺人的片酬,譬如今年是奥运年,体育明星的片酬随之水涨船高,《极速前进》的总导演张艺就告诉记者:“刘翔片酬的确会比节目其他艺人高些,他不仅符合奥运的主题,再加上离婚事件后的综艺首秀,我们也觉得他的报价算合理。”
这几千万都能落进明星口袋?未必
以上说了如此多明星在一档节目收钱收到手软的例子,but,所有的真金白银都能被明星拿到手里吗?知情人顾先生告诉记者,“热钱涌入,明星片酬虚高,导致行业出现很多乱象,出现很多中间商,片酬掺水的情况数不胜数。”
前些天王宝强离婚大战刚爆发时,有网友翻出其前经纪人宋喆私自为王宝强推掉《跑男》而接了《真正男子汉》,其实这样的现象并不稀奇。顾先生表示:“演员拿片酬、无论是一集还是打包价,经纪人都从中按比例提成,这是合同中看得见的明账。但很多项目其实都有两份不同合同、不同账目。我遇到过经纪人先从节目组抽了10%,然后再跟艺人说‘这个案子有中间商,我们要给提成’,再减去10%,剩下80%还要跟经纪公司分成,剩下艺人再跟经纪人进行比例分成。”
制片人X先生也向记者透露:“除了经纪人,明星上一档节目,还有很多中间商,譬如某卫视高管把自己熟识的艺人介绍给某平台的节目,中间至少要抽走10-15%,私下跟经纪人分5-10%,这种领导硬塞进来的艺人也不是少数,价格又高还不能得罪。”
这类艺人吃哑巴亏的现象也是五花八门:某二线卫视做了一档偏公益的真人秀,该节目导演向记者爆料,“我们请了一个真正的一线大咖,跟经纪人谈的打包价,按照真人秀的价格标准签订。但是总共只需要拍摄两天——我们将镜头平均分配到12期节目中,从最后的成片看,该大咖也是全程跟随。后来其经纪人要求我们在片场不允许跟该明星说是在拍真人秀,要说是公益活动。”也就是说,其实艺人只收了公益项目一部分费用,而经纪人却收了节目真人秀的片酬。
PART2 邀请明星有门道:并不是有钱就可以
综艺节目邀请明星,虽然不砸大价钱很难请得来,但有钱也不是唯一的办法,要拿下理想中的明星人选,从“谁去邀”到“怎么邀”中间都有很多门道……和八卦。
秘诀一:有一个经纪公司做后盾比有十个艺人统筹强
还记得前几天,陈冠希一怒冲冠为红颜,因女友未能上东方卫视《我们的新衣》而在微博怒骂林志玲的狗血事件?这中间不能忽视的环节,其实是节目艺人统筹中间的失误。
据记者调查,当下各大卫视除了湖南、东方、浙江等一线电视台有自己的艺人统筹外,80%没有艺人统筹团队,“好的艺人统筹不仅需要有艺人资源,还要会”码“明星名单,这不是看起来那么容易的事情,成功的综艺节目一定有一个非常成熟的艺统队伍。”综艺节目制片人李欣告诉记者。
业内知情人W先生也告诉记者,这几年节目组都有直接同经纪公司合作的习惯,“《跑男》和华谊签署的战略合作,而邓超、李晨、陈赫、郑恺、Angelababy都是华谊的签约艺人;《欢乐喜剧人》也是有德云社这一后盾——郭德纲、小岳岳、于谦、郭麒麟轮着上节目;而《极限挑战》有鑫宝源的投资才极力请来了孙红雷、黄磊两位。”
同样,北京卫视《跨界歌王》也有鑫宝源这个背后的操盘手,而该节目由赵宝刚的太太丁芯(鑫宝源总经理)亲自来“码名单”:刘涛、王子文、姚笛、王凯、巴图、李光洁全都是丁芯的关系户。坊间还有一个八卦是,某花旦主持人之前还没有跟北京卫视签合同就参加了《跨界歌王》发布会,可是后来并未出现在节目中,真正原因是就被姚笛顶替掉。

64.jpg

64.jpg

《跨界歌王》的明星阵容,不乏投资方、制作公司的“关系户”
秘诀二:深度了解艺人,知其“命门”投其所好
丁芯在《跨界歌王》的研讨会上曾透露,她的优势就是“深度了解”艺人,“如果不懂得如何投其所好,不知道明星的命门,砸再多钱请来的明星都会出现问题。”节目策划人冷先生告诉记者。
记者从知情人处了解到,某著名鲜肉在别的节目已经报出高到6000万的打包价,但他参加《跨界歌王》却是一个“非常合适的价格”,一部分是因为丁芯的人情,另一个原因是有人告诉北京卫视方面,该男星急需一个北京户口,后来节目组便帮忙解决了其户口问题,才促成了这位男星“自降身价”的一次合作。
某节目艺统总监王莹告诉记者,节目组前期邀请艺人的范围基本要在所需艺人数量的3倍以上,以现在一档节目6到7位的明星阵容来算,前期至少要与20多位艺人接触沟通,“邀请艺人不能一厢情愿,要让艺人在节目中可以完成或摸爬滚打或吃苦耐劳等各种挑战,你必须非常了解每一位明星。”
据记者了解,丁芯在《跨界歌王》录制期间还担任了艺人们“心灵导师”的角色:刘涛当晚表现不好,她会立即去安慰,“亲爱的,你今天真的唱特别好,我都哭了”;姚笛心里压力大,她几乎场场陪伴;还有之所以会给巴图选《当你老了》,也是因为丁芯太了解巴图和宋丹丹的母子情。
日月星光传媒创始人易骅透露她在《非凡搭档》邀请艺人之前就会做大量工作,“当工作人员提供了第一批艺人名单之后,我便会熟读他们所有的资料,当敲定艺人团队后,我都亲自进行沟通。”
PART3 好不容易请来了,录制过程中还得小心伺候
前面说了那么多,节目组为了邀请到合适的明星,拼尽全力砸钱又花心思。但是,这并不代表录制过程会是一帆风顺的。记者通过暗访多档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发现,明星们有太多奇葩的要求,节目组必须随时小心伺候,尽心安排。
节目组在和明星相处中的“三不”原则
制片人顾先生告诉记者,艺人在录制节目的时候有很多雷区,如果节目组功课没有做到,分分钟会出现罢录、耍大牌的狗血剧情。
“明星上节目其实有三不原则:1、有矛盾的艺人不能同上一档节目,譬如最近的林志玲和秦舒培、叶青和姚笛,都不能同时邀请。2、单飞的团体前队友最好不要同时出现,张艺兴、吴亦凡、鹿晗、黄子韬他们私下是要求不能同框的。3、前女友、前男友、三角恋一定要弄清楚,譬如不会有人安排Angelababy跟阿Sa同框,所以阿Sa没有上过《跑男》。”
顾先生也笑称:“在邀请明星过程中,有很多好玩的事情,可以了解到艺人的有什么特殊癖好,比如某台湾艺人要求不脱袜子,说他这辈子就没有在镜头前脱过袜子,所以你非要他下水玩游戏肯定不行。再例如,某教父级香港艺人,录节目中间他都要吃东西,而且一定要先买回来,不然会影响到自己的情绪。”
前方高能!撕开有些明星的“双重人格”面具
艺人统筹子晨谈到明星在真人秀录制过程中的奇葩事情,不禁吐槽:“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艺人双面性格。譬如某L姓主持人在录节目前对台本,只要看到台本有关于采访嘉宾稍微‘污’一些的词语,当场就摔台本说‘录不了,这太影响我的形象,我也不允许自己出现在这样的节目中。”
子晨无奈地说:“12期节目啊,合同签了的,100多万收了的,临时就耍脾气不录了,好说歹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终于上台了,结果所有人都傻眼了——除了不按台本主持,L主持人污起来简直不要不要的,导致很多东西都用不了,只能剪了。”
同样关于在节目中“污”的事情,Z姓女星天天在微博中晒幸福,节目中装清纯,可是在对台本时却很嫌弃:“你们这个台本太小儿科,一点不污嘛,不污怎么有话题,谁会看啊。”子晨摇头:“你可以脑补下当时工作人员头顶的黑线。”
一条新闻稿引发的“血案”
明星动不动用“罢录”来威胁节目,已经让人见怪不怪了,理由也是各式各样——其中,有不少明星热衷于让节目组删新闻稿。
最为著名的自然是红透半边天的W姓歌手,有记者在录制现场拍到其女儿就顺手出了一个小新闻,也小提了下他当时的女友,结果当然是其威胁节目组,“删稿子,不删罢录”。不久后,因为在节目中唱歌高音部分没唱好,他要求重唱,这一细节被记者写进稿子中,结果又是“删稿子,我是不会犯错的”。
在某夫妻节目中,记者也不小心写了某L星爸当年不红不紫的尴尬,L星男星觉得被侮辱了,同样用罢录的方式威胁节目组。
某台湾男星,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,最近也要参加一档谈话节目,谁知道他看到其新闻稿打趣他和原搭档同来内地发展却不一起合作,也是要求该谈话节目去找媒体删稿子,“不删,次日的节目不录了。”
节目组要无限度满足艺人的虚荣心
比起罢录,一些明星“折磨”工作人员的行径更为可怕。某节目艺人统筹向记者爆料,“某H姓女星由于爸爸是某单位的领导,她本来就是节目空降来的关系户,因为我们是一个户外节目,需要爬山还要和动物一起录制,早跟她沟通了,让她多带长裤,然而为了露出那白晃晃的美腿,她偏偏全部穿短裤。更奇葩的是,第一天录制时裤子弄脏了,不想半夜她给工作人员打电话让节目组去找干洗店。当时工作人员只能解释说环境比较艰苦,附近不可能有干洗店,她说:”好,那你帮我水洗,然后给我熨干。‘“
某些女明星的大小姐脾气也是让节目组工作人无力吐槽,“某D姓香港女歌手每一次录节目一定要自己选搭档,并且,她一旦发现自己的节目反响不好,就会要求节目组去跟平台方申请,要求在同平台的另一档更火的节目中露脸才能平衡。”

65.jpg

65.jpg

在音乐节目录制时,一些歌手会在选曲目、选搭档上面“刁难”工作人员
另一个选秀走红的J姓女歌手,量级不大要求却很多,比如上节目时她只唱自己的歌,绝对不唱别人的,据知情人透露,她的原话是:“给再多钱也没用。”
PART4 总局发文抑制明星片酬的背后:制约作用可能是有限的
明星上综艺节目拿高片酬,同时又不时“折磨”工作人员,让业内人纷纷吐槽“全民都在给明星打工”。最近总局发文要坚决抑制明星片酬,有人拍手叫好:“是时候绰绰艺人的锐气了。”记者也走访了多位业内人士,对于总局下达的这个指示,他们也有自己的看法。
想要摆脱明星片酬虚高的魔咒,总局的下文是否真的具有实际意义,业内人士湘人李认为,“起码在舆论上是有意义的,给行业和明星们敲了警钟,也会促进电视圈综艺圈对‘巨富’领域的立法管控。”
不过评论人彭侃却认为,总局并没有下达具体细则和条例,对于行业的制约作用是有限的,“很容易最终是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。
但湘人李却坚持自己的观点,他说:“这起码是一个姿态,当然从具体的管控措施而言,都是舆论先行,措施后到。”
综艺制作人W先生也坦言,总局的这个政令执行起来的确是有难度,“现在很多制作公司、经纪公司都是双份合同,台面上一份,台面下一份。没办法,这是市场决定的,有些东西不能政策一刀切的。”
W先生表示:“想要降片酬,应该回到‘为什么片酬会高’的话题,现在喊着‘片酬虚高’的人就是当初把明星片酬炒起来的人,当年那么多热钱涌入,资本进来后他们不用制作体系来衡量明星价格,只使用资本市场来衡量明星价格,用明星来抬高广告和冠名价,才造成了明星价格水涨船高,市场上热钱的温度将不下去,艺人的片酬也不好降下去。”
总结陈词:
俗话说:“请神容易送神难”,综艺真人秀市场这些年来粗放式的“烧钱砸明星”暴露出来的各种弊端,已经显而易见了——不然也不会有以上那么多奇葩案例。然而除了发发牢骚,整个行业的确没有找到最合适的解决办法。正如业内人士所言,资本市场的问题没有解决,明星高片酬其实很难控制。但愿像湘人李说的那样,明星上综艺节目前前后后的各种乱象,可以得到“舆论先行,措施后到”的管控,而非最终沦为“上有政策、下有对策”的尴尬。
本文转载自腾讯娱乐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请长期关注中国缤闹论坛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版权所有:kindle114论坛(http://www.kindle114.com/) 广告合作邮箱:haosoucom@126.com

Powered by DZX3.1 Tamplate By   © 2016-2020 京ICP B2-20090218

如网站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和利益请联系我们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